无锋剑刃剑锋无

忐途[3]

雪白的病房中,安静地睡在病床上的孩子醒了过来,缓缓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两下后就停止不动,双目失神,显然还处于一片迷茫之中。

手脚并用地想要挣扎起来,却由于昏睡太久而又无力地倒回床上,因长期失水而干涩的嗓子发出阵阵干咳声。在窗外树枝上暗中观察的赤眼乌鸦也被这动静惊得飞走了。

不一会儿,值班的护士被特护病房中的动静吸引过来,打开门就看到蜷缩在床上干咳的瘦弱背影。

“佐助君,你醒了!”

快速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将人扶起来,把手中的温水递到怀中的人的唇边。佐助顿了一下,还是小口小口地喝光了一满杯水,身体明显好了很多。

“怎么样?没事吧?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年轻的护士看着眼前瘦小的孩子,刚来时还带着婴儿肥的圆润脸颊已隐隐可以颧骨,背上的骨头也有些硌人,颇有些心疼的问。

“爸爸妈妈……怎么样了……”

即使已经知道了,却还是忍不住问出来,或许是因为这个人很温柔,温柔的人说出的话也是温柔的,那么……

“抱歉,宇智波一族,当巡逻忍者赶到时,只剩你一个幸存者了。”

果然……

眼中本就微弱的名为希望的光芒瞬间熄灭,只剩下一潭死水。

无论是多么温柔的语气,那种话说出来只能伤人。他竟然,他竟然就这么在他人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

推开身边的人,想要下床去,无论如何现在他想一个人呆着。

“你昏迷了十二天,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最好不要乱动,会受伤的。”手忙脚乱地想要阻止意图滑下床的人,话没有说完,佐助脚掌刚刚接触冰凉的地面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抱起晕在自己怀中的小小的孩子,放在床上,细致的检查一番后,出门叫来医生为佐助做更细致的检查。

***

再次醒来是一个早晨,佐助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身体酸软,一点力气都没有,头也昏昏沉沉的。小小的呻吟了一下,惊醒了在旁边休息的老人,很显然,他是一整晚都守在这里的。

“啊,你醒了呀,感觉怎么样?佐助。前前后后一共昏迷了十三天,一定饿了,先来吃点东西吧。”

三代目打开桌子上的保温桶,拿到佐助面前,里面的粥还泛着热气,丝丝香味伴着热气钻进佐助的鼻子里,许久没进食的身体立刻叫嚣起来。看着眼前的美食和快要抵着嘴唇的勺子,佐助没有动。想到梦中梦见的,三代目与宇智波灭族脱不了关系,可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不,那不是梦,没有什么梦会那样清晰,就像宇智波鼬的月读一样,将一幕幕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佐助低下头,脸色阴沉下来,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却隐隐感觉到杀气。这变化自然看在饱谙世故的三代目眼里,他暗自吃惊,想不到这次事变对佐助影响如此之大,不过也在情理之中,便没有多想。

“火影大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佐助猛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三代目晃了晃手中的勺子,“快把粥喝掉吧,你现在很虚弱,有什么事先把粥喝了再说,我会全部都告诉你的。”

“请你出去!”佐助生硬地将自己原本想问的话咽了回去,但还是没能完全掩藏住自己的恨意,语气冷淡僵硬得令人窒息。

“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应你,佐助。我知道你现在大概想一个人呆着,谁都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可是,你还是一个小孩子,依赖一下别人是没有关系的,哭出来也没有关系的,关于你失去的亲人我很难过……”

佐助攥紧了拳头,他现在的脑海里很乱,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说,三代目火影苍老而温和的声音不停的钻进他的耳朵,他避无可避,充满担忧的话语令人心安,即使他想一个人也掩盖不了此时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还陪着自己自己还没有被世界抛弃的小小的庆幸。佐助开始怀疑那段莫名其妙的记忆的真实性,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宇智波鼬也不能,就算能也没有道理告诉自己,现在发生的才是真实的。

不,这些都是假象,眼前和蔼的老人是敌人,是凶手,是见死不救者,是推波助澜者,一直说什么木叶高层,木叶高层,木叶最高的高层不正是火影吗?是他害死了爸爸妈妈!是他们灭了宇智波一族!

“我自己吃,你出去!”

“自己可以吗?你昏迷了十几天,应该没什么力气了吧。”安慰了半天才得到这么一句话的三代目火影也有些恼火,却不动声色,还是充满关心的问到。等了半天只等到佐助的沉默,三代目火影终于放下勺子放弃了,将保温桶放在佐助的怀里,看了看一言不发的佐助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出去。

佐助看着眼前的粥,忍下了把它扔下去的冲动,拿起勺子的手完全没有力气,战战巍巍地将粥递到嘴边,咬牙切齿地吞了下去。强忍住泪水没有掉下来,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了,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连活下来都困难重重。

吃了一小半粥就没有再吃,感觉恢复了点力气,佐助滑下床,脚掌接触冰凉的地面被刺激得头晕目眩,忍着不适穿好放在旁边的鞋,一刻不停地离开了医院。

“吃好了吗?佐助。”

没想到三代目火影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医院门口等着他。

没有得到回到三代目火影也不在意,跟着佐助走了起来,继续说:“吃好了我带你去我为你准备的新家看看怎么样?你们家的族地由于此次事变已经被查封了,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继续住在那里也不好,所以我为你准备了新家,很宽敞,已经帮你打扫干净了,你去了就可以直接住下,离忍者学校也很近,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我要住在自己家。”佐助说完又一声不吭地向宇智波族地走去。

“不行,宇智波族地刚刚发生过大型杀戮事件,已经被封住了,任何人不得出入。而且你在那里经历过那样的事情,虽然现在已经清理过了,但是继续住在那里绝对不会有益于你的成长……”

佐助没有听三代目火影的长篇大论,固执地向宇智波族地走去,那里是他的家,他凭什么不能住在那里?说什么对他好,简直是笑话,就算他所知道的那一切都是假的,三代目难道就与宇智波的惨剧没有任何关系吗?

“爸爸妈妈呢?”佐助猛地停下脚步,“爸爸妈妈的尸身在哪里?”

“佐助,你昏迷了太久,他们已经入土为安了,在宇智波一族的墓地。因为他们都是忍者,尸体上藏着许多秘密,暗部已经处理过了,我想还是不要让你看到比较好,所以提前安葬了他们,抱歉没有让你看到他们最后一面。”说到这里三代目心情也沉重起来,对于这个孩子,他终究还是愧疚的。

“我想一个人去看看他们,请你不要跟过来。”

听到这句话三代目火影终是停下脚步,看着小小的身影渐渐走远,消失在拐角。

***

火影楼的顶部,微风轻轻吹过单膝跪在地上行礼的男子,长发随着清风起起落落,和煦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使人暖洋洋的温度也融化不了他身上半分的肃杀之气。

“火影大人,佐助昏迷这么久真的只是因为月读的后遗症吗?我明明小心掌控好度了的,除去前两天因为幻术的影响外,接下来他明明都恢复好了,第三天就应该醒过来,可是佐助睡了整整十二天,而且没有任何原因,只是单纯的睡着了,无论如何都唤不醒。”
尽管知道佐助已经醒了,没事了,宇智波鼬还是充满担忧,天知道这些天他有多害怕,他已经只剩下佐助这一个最亲的亲人了,若是佐助因为他出了什么事,他简直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该怎么向死去的父母交代。即使是他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早就无颜面对自己的父母了。

“鼬,放心吧,佐助已经没事了。虽然我们还没有找到佐助睡了这么久的原因,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七岁小孩子,在经历了那样的事之后,又中了你的月读,或许父母与族人的离去对他的打击比你想象的还要深。鼬,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佐助的,这是木叶亏欠你们的。”

“我明白了,火影大人,那么我就先离开了。”话音刚落一个瞬身术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