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锋剑刃剑锋无

忐途[1]

       在一片浓密的树荫下,新出裕也正在和他的爷爷坐在地上休息。今天他们重新布置了17个捕兽夹,增加了35个陷阱,可是转了一圈也没有在以前设置陷阱的地方发现任何猎物,注定要空手而归了。
       现在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裕也和爷爷便起身准备下山回家,然后开始下午的农活,虽然现在十分炎热,但是接下来就会慢慢凉快下来。没走一会儿,裕也忽然嗅到一丝血腥味,抬头看爷爷,爷爷也拉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将柴刀从腰间取下,紧紧握住手中。没走几步路,血腥味愈发浓重起来,新出爷爷的脸色也愈发凝重,也许前面是个大家伙。他向裕也使了个眼色,示意裕也停下并找个地方躲起来。

       裕也听话的停下,然后躲在一片树荫下,看着爷爷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枝叶中。在爷爷消失的那一刻裕也忽然一阵心慌,“爷爷会不会死掉。”这个奇怪的念头无缘无故的从裕也的心里跳出来,裕也知道这个想法很可笑,爷爷很厉害,对付一头受伤的野兽完全没有问题。可他还是很不安,去年这个时候,也是在这种混杂着血腥味的泥土和青草味道的难闻气味中,爸爸死去了,爷爷也会一样吗?还没等他瞎想完,他就看见爷爷从树丛中匆匆忙忙的跑出来,背上还背着一个人。“裕也,快走,这个人受了很重的伤。”新出爷爷匆忙看了裕也一眼停也不停的向家里奔去。
       裕也连忙跟在后面,看着前面即使背着一个人他也追不上背影一下子就安心下来。
       回到家后,裕也帮爷爷打下手时才发现那人受伤十分严重,之前是因为他穿一身黑色衣服才看不出来,如今脱下衣服,只看到大片大片的血迹,仿佛身体里的血都流光了,而且时间长了,有些地方的血液都凝固成了血痂,伤口和衣服牢牢粘在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说是打下手,其实七岁的裕也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帮忙倒倒水,递递毛巾什么的。
       一切都忙完之后,裕也就被打发出去叫妈妈回家,顺便把村头的老东头请过来,他是这个村里唯一的医生,是从外面逃进来的,这个村里只有他没有亲人,大人们也很少与他相处,更少让他看病,毕竟农村人命贱,小病小痛都是自己解决,大病他也看不了。但是裕也和他的朋友们倒是很喜欢他,因为老东头知道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还见过忍者,裕也从没见过忍者,所以总喜欢缠着他讲忍者的故事,当然其他小孩子也一样。
        当裕也把两个大人叫回来后,裕也也有些累了,便静静站在床头,踮起脚看着床上的大哥哥。其实裕也有点想坐着休息,但大哥哥实在是太漂亮,一时让他移不开目光。这时一只满经风霜的手移了过来,慢慢撑开大哥哥的眼皮,刚撑开便受了惊似的收了回去。虽然只有一瞬,那只眼睛里有涟漪一样的波纹荡漾开来,水一样的眸子里甚至还有小蝌蚪图案,溢出淡淡的紫色。裕也不明白为什么老东头如此害怕,但他知道自己想再看看那漂亮的眼,就伸出手想重新撑开它,却在半空就被爷爷打到一边,然后他就被赶了出去。
       
        
        裕也揉了揉被打红的小手,心里十分委屈,却不知该怎么办,以前都是爸爸来哄他开心的。想到爸爸,虽然心脏已经不是十分难受,可还是疼,眼泪也完全忍不住的流下来。他快速跑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不敢让人发现自己哭了。
        等到吃晚饭时他才出去洗了把脸,擦干脸上的水后就跑到饭桌旁坐下,无人发现他的异样。没一会儿裕也看到桌上多出来的一盘菜,而且还有鸡蛋时,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裕也刚刚起来,一出房门就看见坐在墙边的大哥哥,惊喜的大叫了起来:“爷爷,他醒了!爷爷,爷爷,那个好看的大哥哥醒了!”四处张望下并没有看见爷爷,反而是妈妈笑着从厨房里端着两碗粥出来,看着裕也兴奋的样子,笑道:“小裕很喜欢阿无呢,看见阿无醒了这么高兴。”而坐在椅子上的人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好奇的看着他。被那样一双眼睛盯着,裕也有些不知所措,而且那家伙明明是大人了,却好奇的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简直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时间长了他有些不自在,闷闷地向那个大男孩打招呼:“你好。”结果对方理也不理,开始兀自玩起自己的手来。
        裕也见阿无不理自己,自觉讨了个没趣,跑到厨房去帮妈妈盛粥顺便抱怨了一下。没料到妈妈说阿无因为之前受伤太重,现在不知道是失忆了还是变傻了,什么都不知道,连话都不会说了。阿无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所以爷爷给取的。“所以啊,裕也接下来就要当‘哥哥’,担负起照顾阿无的责任呢!虽然你的年龄比阿无小,有问题吗?”“没问题!”小孩子都是渴望得到大人的关注与认同的生物,可以照顾比自己大的阿无让裕也无比自豪,立刻毫不犹豫的回答,完全忘记了刚刚与阿无相处的不愉快。裕也妈妈摸摸裕也的头,把裕也盛好的粥端出去后,就出去找裕也爷爷吃饭了。刚刚才感觉自己长大了的裕也自然不满妈妈仍然将自己当成小孩子的举动,却也只是撇了撇嘴,撒娇地说了声真是的,然后就出去照顾“弟弟”了,他想只要自己将阿无照顾好了,妈妈就不能把自己当做小孩子了。

评论

热度(2)